書評天地

  <  返回本欄目錄  <<


香港政治笑話書籍
-- 《明報》「讀書創價版」25.11.2000
/ 潘國靈 / 26/12/2002

二千年的笑聲好像特別多。指的是香港書市,文字笑話書由年頭出到年尾,其中更不乏異軍突起的,李力持以新一代文字joker登場,傅姿燦班底搞出個老懵董再一把將老懵太和細路祥拉下水,還出現了一個文字版黃精(不是王晶),出笑話書又搞笑話網站,其餘還有甚麼《笑爆腦》、《笑甩肺》等,如數家珍,前仆後繼。

笑話書自然不是甚麼新鮮之物,中國的笑話遺產最少可追溯至三國時期的《笑林》三卷。外國叫笑話書做jest book,香港其實一直有這類書出版,遠者不說,近者如黎文章的《完全搞笑手冊》於九五年出版,迄今已出了第十一版,可見笑話書在香港有一定市場。笑話書雖非千禧新事物,但文字弱勢,文字笑話在笑片、漫畫和港式棟篤笑之外一直只能靠邊站,好像二千年一樣出現一個「文字笑話小陽春」,以文字地毯式猛點香港人笑穴,印象中好像還是頭一次。從文化研究角度看,頗值得討論。

有笑話,沒笑話研究

二000年書展爆出一本《老懵董》,引來廣泛報導。書內的序雖說該笑話全無所指,但影射對象昭然若揭,讀者無不對號入座。拿領導人物作文字笑料,台灣早在十年前就有一本《李總統短路》。用文字來諷喻政府,香港主要靠漫畫操刀,但文字長久以來其實零星存在,《信報》的東籬(專欄「醉酒篇」)便是其中佼佼者,林振強的斷章短句亦時有一針見血。《老懵董》一炮而紅,但媒體的視角就多停留在其好笑或不好笑,未有跳出單一作品而對政治笑話作較深入的討論。譬如說,政治笑話是否就只是替香港人「消消氣」,一笑無傷大雅的文化即食麵?還是若得以持續,可起抵抗(resistance)之作用?這些笑話的修辭手法如何,特別是如何利用社會的共通詞匯(譬如「八萬五」、「陰乾」)來引起共鳴?反過來,這些共通詞匯,透過政治笑話又收到甚麼傳播效果?

這些都似乎不是香港人問的問題。香港笑料很多,但笑話研究極少。西方對笑話做了不少深入研究,有從文化史、文學、社會學等角度研究。譬如從比較文化角度說,政治笑話是東歐國家流行笑話的主流,在西方工業國家,種族和性笑話則佔多。香港在文字笑話方面,尤其在二千年,算得上百花齊放,各類型的笑話如政治、性(如黃精的《咸味joke》)、人情世態(如李力持的《真係笑話》系列)等都有。

跨媒介的推波助瀾

二千年香港書市刮起的笑話小旋風,其實並不單單依附印刷媒介的運作。甚至可以說,這股風是透過媒介的互相借力才得以成事。《老懵董》在書展登場,不久登上《蘋果》頭條,其得以大賣很大程度多得媒介的炒作。

除宣傳傳播之外,產品內容中亦充斥媒介元素的周轉,角色設計是其中一環。蔡瀾說:「成功的寫笑話方法,是將故事人物套在幾個大家都熟悉的形象之中。」這似乎是現代笑話的特別技倆,雖然一些不夠斤兩的「笑話」可能更容易矇混過關。《老懵董》被影射的政治人物早是公眾人物。李力持本身是跨媒體創作人,《真係笑話》裡四個固定角色,由小如(吳君如)、肥谷(谷德昭)、田雞(田啟文)、大力(李力持)組成,充分利用娛樂人物的知名度。李力持近月又推出過另一笑話系列《黃飛鴻笑傳》,裡頭用的人物也是眾所周知的黃飛源和十三姨,其中封面用上電影《人妖打排球》的摹擬、另外又出現「花樣又年華」之類的文字。李力持另一本《開心的牛》,寫推薦文字的有同是屬牛的劉德華。一個文字產品,裡頭有很多跨媒介的元素。

黃精父女檔合作的笑話書更接近傳統的一種,但文字書外搞了一個www.likejoke.com網站,也算是跨媒介搞作。的確,近年出版方面已留意到,網絡是笑話的大源泉,外國有作者在網上新聞組搜集笑話,再出版成文字笑話系列。流行文化結合不同媒介通力合作,本來就是媒體年代的特徵,不過發生在文字笑話書上,二千年還是最有勢頭的一次。

對於慣於嬉笑怒罵的香港人,笑話應合其脾胃。但笑話可以只是淺薄的犬儒主義式戲謔耍丑,也可以提昇到機智兼富有藝術的幽默層次。現代意義的「幽默」一詞,由幽默大師林語堂根據英文Humour音譯而帶入中文世界,目前來說,香港還說不上有一個幽默的笑話文化。未來,是用完即棄的戲謔,還是令人回味的幽默,還得看文字笑話的創作、對笑話研究的重視,和香港人本身的質素。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8750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