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陳果《香港有個荷里活》
-- --陳果「妓女三部曲」之二
/ 潘國靈 / 5/2/2003

繼《榴槤飄飄》後,陳果的《香港有個荷里活》再以妓女為題材,難得是在表現手法、內容視野上都有所創新和發展。電影在大磡村清拆前搶拍,但與其說陳果為這地方留影,不如說它以這地標拍出一個寓言故事。在這密封空間中,一個上海來的女子把眾男人弄得死去活來。如果《榴槤飄飄》裡的秦海璐在砵蘭街的出現是過渡、疏離、平和的話,《荷》裡的周迅則是操控和闖入式的(其中,「五指山」可視作一個雙關語,既指荷里活廣場上的星河明居,亦指眾人均逃不過她的五指山),集天使與魔鬼形象於一身,明顯更具幾分威脅性。另外,在《榴槤飄飄》中,秦海璐來自較落後偏遠的東北牡丹江,電影最終說一個回歸故事,因此電影地理上一分為二,前半部集中砵蘭街,後半部回歸中國東北,亦側寫出中國商品化和傳統失落的精神面貌。《荷》全片視角則始終集中在當時行將崩塌的大磡村,妓女周迅最終則由「荷里活」高樓騰飛至美國荷里活,比起大磡村的低層男人(座標上和階級上),自始至終站立在居高臨下的位置。

風格上陳果一改其寫實風格,交出一部含超現實及黑色幽默元素(肥人奇觀、斷臂、碎屍等)的作品,可見陳果駕馭不同風格的能力。超現實如周迅身穿紅衣夜盪鞦韆的詭異夢境,亦正是在這一幕後,周迅形象翻了一翻,天使形象露出魔鬼一面,一把荔枝果真內蘊三把火。除周迅這角色外,肥人的設計亦見心思,赤裸裸肉淋淋不僅是奇觀,在影像效果上亦強化了人豬雷同的比照(豬/朱家、豬碲/斷臂、尋豬啟示/尋人啟示、配種生豬/受精生子等),其中那幕火烘烘烤爐內燒豬與男人的重疊,更帶出幾個男人在周迅手上,命運一如於被火烤燒的豬;全片的紅色基調在這幕得到盡情發揮。

表面的輕鬆手法,內裡仍有一貫陳果的「香港憤世觀」。自大港人歧視大陸醫生、虎頭蛇尾的駁臂、自小學用右手至兩隻奇異左手、上海北姑比「陀地」(黃志強的搭檔)吃香等等,笑聲之下掩不了是香港「風光不再」的灰調,叫人想起電影開首燒豬、荔枝加香爐的鏡頭,祭的不知是大磡村還是香港。最後細細擎著寫上「走」字的白旗在大磡村屋頂走動,或許真有點扯白旗投降的弦外之音。你未必同意陳果的看法,但他的確將自己的中港視野,透過劇本、影像、妓女題旨緊密地表現出來,成為後九七談中港關係的一齣力作。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4022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