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劉鎮偉《天下無雙》
-- 佯狂中見深情
/ 潘國靈 / 18/2/2003

應怎樣說《天下無雙》這齣電影呢?賀歲片?是。但又絕不僅這個層次。要欣賞這齣電影,的確需要不少電影文化常識,不可能是白紙一張。正德皇微服私訪梅龍鎮,正是「遊龍戲鳳」的玩轉式改編(趙薇在電影裡的名字叫阿鳳,就事非偶然);只是劉鎮偉在這個民間故事之外,更著意寫長公主和阿龍一筆,將「遊龍戲鳳」與「梁山伯與祝英台」作現代交錯,在賀歲片的格局下,拍出一部集民間傳說、童話故事、黃梅調、後現代戲謔的深情Cult片(甚至有點西片feel,長公主多次說到自己是金枝玉葉便多少令人想到《金枝玉葉》的柯德莉夏萍;配樂上亦有西樂如柴可夫斯基的音樂)。

劉鎮偉的Cult片,素來大玩與其他電影的指涉,《九二黑玫瑰對黑玫瑰》之於粵語長片、《東成西就》之於《東邪西毒》等,劉鎮偉與王家衛的指涉對話,素來更為劉王迷所津津樂道。《天下無雙》貫穿了《西遊記》與《東邪西毒》的混合變奏,這是明顯不過的,除了造型服裝(如阿龍與《東》片的盲武士)、角色情節(朱茵的下凡玉兔與柴霞仙子、飲下的一滴眼淚)、美術音樂(如阿龍攔阻公主出嫁一場的滾滾黃沙、《東》片的配樂)、對白獨白摹本(「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感情……」變成了「曾經有一碗陽春麵……」、阿龍與公主初次見面的七公呎零八分距離與《重慶森林》的經典距離獨白),甚至阿龍的「爛泥扶唔上壁」都有點《西》片至尊寶和《喜劇之王》裡的茄厘啡影子。但電影的指涉不僅是散件式的,實則是整個情韻的延續,如果《東邪西毒》壓抑於自尊妒忌而愁城自困,《西》片甘入情關無奈人不勝天不敵宿命播弄,《天下無雙》同樣有著宿命悲情(龍鳳戒脫手指),只是當事人更執迷不悔,相思成狂對影成三人顛倒性別顛倒你我桃花飛舞,對愛情有所感悟者怎不感動神傷。

《天下無雙》結構上有著多個雙重倒錯,所謂「鏡花水月」除指感情外又暗指鏡像的倒錯,如兄與妹(兩對)、男與女、你與我,甚至在電影以外亦叫人聯想到王家衛與劉鎮偉這對孖寶。但更難得是本來的「重象」慢慢融化成「無雙」,兄與妹的心靈感應、愛人的性別倒錯,以至最後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渾為一體,分不開了。

遊龍戲鳳終成眷屬,梁山伯也沒有含屈而終,一脫中國舊文人的迂腐,敢於去愛,一力承擔。插科打諢中見意亂情迷,詼諧戲謔中見用情之深,有點叫人無所適從,但正是這種裝瘋扮傻中的語重深長,更將愛情的癲狂推至極致,亦喜亦悲,似喜實悲,奏出一首叫人哭笑不得的悲喜劇變奏。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94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