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忽然下雨
/ 遊忽 / 2/3/2003

傾盆大雨,說來便來,如內心繁複思緒。一根根雨針打在冷氣機上,發出極其響亮的聲音,如控訴。冷氣機上沒有蓋,像赤裸身子,不設防的被風吹雨打。

思想陷入迷糊狀態。說思想在捉迷藏,然而,捉迷藏需要對手。思想與寂寞、茫然捉迷藏。

臥在床上。將房燈熄了又著,著了又熄。思想不受光線影響。情緒仍在虛張聲勢。

一個人跌坐家中,孤獨得叫人自戀。

沒有重心。

可以說得出為啥不快,就不是大不了的不快了。

總有更隱閉的空虛,不能名狀。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29781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