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羔羊

  <  返回本欄目錄  <<


你看我看你──俗世櫥窗的閱讀筆記
-- 《你看我看你》自序
/ 潘國靈 / 3/7/2003

這本集子,本來就未必有面世的理由,之所以來到世上,歸根結蒂,無非是滿足一己的發表慾(寫作慾與發表慾到底是一對連體嬰)。老生常談的比喻,作品如一個嬰孩(雖然所有比喻都是一種簡化)。如此說來,自感有點像未及深思的父母,因著一時衝動的私慾,竟帶出一個生命來。然生命來到世上,還有人讚嘆生命之出奇,說孩子多聰明漂亮,做父母的就儘量把孩兒打造成一個可人兒。再轉頭看看世上並存的「孩子」,竟發現比自己醜怪的大有人在,就益發心安理得起來,忘了當初之不該。到底不該存在而存在著的物事委實太多。而說到底,任何事都不許你想得太盡,想得太盡便四大皆空,一片虛無,就索性甚麼都不幹好了。於是繼續寫作,繼續發表,繼續出版,不過是暫且遁到現實世界中,好歹對終極虛無作一點徒然的悖反。說到底還是俗慾太多。

你看我看你。看的也是這個俗世,如封面的櫥窗照。櫥窗本就是慾望滿溢的塵世俗物。但我總是被櫥窗世界所吸引,如一個好奇的孩子,時裝、鐘錶、玩具、裝飾等各門各類,目不暇給,對著展現得美輪美奐的櫥窗兩眼發光,然後赫然發現,在透明反光的櫥窗上亦同時照見自身。你給我以觀賞的事物,我以我的眼睛觀看,因此,不是你看我,不是我看你。是你看我看你。又或者,一切不過為找一個存在的理由,於是順手拈來霆鋒一首歌曲名字,再自圓其說一番。

如果不那麼煞有介事,或可稱這本子作《閱讀筆記》(不過這個書名實在呆得可以)。閱讀的「對象」(這個詞在某些哲學看來是有問題的)不限於文字。時興「文本」(text)二字,不錯,就是各式各樣的「文本」──電影、娛樂、音樂、社會、文學、科技等。我想過以時興的「文化研究」來粉飾一番,說甚麼「跨文類」、「跨科際」,各門各派要融匯貫通,定於一尊便如劃地為牢(今時今日咁?麊A務態度唔得?豲漶^。不過,說得如此冠冕堂皇,自己也受不了,高調不起來,乾脆刪掉好了。老老實實說,我不過是一頭「知識雜食動物」,對紛陳多姿的櫥窗之物狼吞虎嚥,企圖以起碼的知識作基礎,練出一雙對生活敏感的觸鬚。因此,就有了這些文字(當然還得有編輯催稿)。既然提到催稿,就不忘交代一下稿子的由來。收在這本集子的文字,大部份選自《經濟日報》「靈機一觸」的專欄,另外一些文章,有來自《明報》「世紀版」、《信報》「文化版」、《誠品好讀》、《觸碼》等雜誌。寫著寫著,也寫出了這麼個十萬字來(也只是部份),與其說勤於筆耕(比我筆耕勤奮的文友實在多的是),不如說歲月磨人。

這本集子由一間叫「文藝復興」的製作室出版,也就與一己之追求有著微妙的契合──文藝復興追求的是一種「通人」(all-round man),基本上與現代的專業精神相違,前者是寬後者是縱,前者是觸類旁通後者是偏於一隅。而我一直對前者更加心儀。不過,契合倒是契合,卻永有不可跨越的距離。小時候老師說做學問之道,要能博大要能深,簡單如此的一句話,卻是我未能企及的。因此,如果你覺得這「孩子」還是有幾分醒眼,能從中獲得一點閱讀樂趣和益處的話,那它到底就不至於獻世,而把它催生出來的人就不至於是罪魁禍首。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156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