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花園

  <  返回本欄目錄  <<


文學是甚麼?(下)
-- 《明報》「人文版」10.7.2003
/ 潘國靈 / 14/7/2003

文學是甚麼?,上期介紹過一些名家對這個問題的見解,千多字的文章只能說是拋磚引玉。這個似易非易的問題,不斷有人提問,好像去年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文學是什麼》一書,通書便是對此問題作出思考。其中它運用到一些比喻,不同的比喻代表不同的文學觀,或有助讀者打開文學之門。

文學是鏡子/文學是燈光

上期說到「文學是語言的藝術」,只是就其物質媒介的文學本質而言。文學亦可從其與世界之間的關係來解說。大致上,這關係有「鏡與燈」兩種比喻(文學批評家M. H. Abrams之書名)。如《文學是什麼》所說:「鏡子的理論把文學理解成寫實的再現,而燈光的比喻則把文學看成是創造的表現的。」鏡子(再現說)是有限的、客觀的、經驗的,發光體比喻(表現說)則是無限的、心靈的、超驗的。「再現」另一帶貶意的說法是「模仿」。文學模仿真實,企圖將真實「再現」。文學作為一面鏡子的說法源遠流長,可追溯至古希臘拍拉圖。他要將詩人逐出理想國,就是因為文學對真實的模仿在他看來是次等的,現象世界不是真實的世界,而模仿現象世界的詩就更等而次之。亞里士多德將被放逐的文學挽回來,他認為「文學不僅摹仿現實世界的外表和現象,而且,更能揭示後面的普遍規律和本質。」所以,文學是高於現實的。

文學是想像/文學是虛構/文學是美

文學是富於想像的作品。想像性也經常被凸顯成文學的特質,這一理解到十八世紀浪漫主義時期達到了高峰。透過想像一個虛構的世界,文學與世界發生關係,並表現出特殊的美。神話通常被視為一地的文學開端。像最新出版的四冊本《西方文學》,首冊「神學與文學」開宗明義便說:「西方文學的萌芽是古希臘神話。」岑逸飛撰寫的序,亦以「什麼是文學」開首,簡單勾勒了文學的面貌。其中他說:「神話賦予文學以多彩多姿的生命,通過了虛構和想像,發揮了人性的光輝。荷馬所吟唱的詩篇,採取了流傳中的歷史戰爭為背景,而以神話的故事為內容,加以剪裁,以生動的寫照,將美的情感涵融美的意象,滋養了讀者的心靈。」這段話便正好突出了文學的想像性、虛構性,和自足的一種美學對象。

文學是建構物

但以上說法還假設文學有其固定本質而言。轉一個想法,文學完全可以是:我們認為是文學的便是文學。這種說法突出了文學是人類的建構物,如馬克思批評家伊高頓(Terry Eagleton)所說:「文學不像昆蟲一般存在,以及建構文學的價值判斷具有歷史的可變性,而且是這些價值判斷和社會的意識形態有密切關聯。」他甚至大膽提出:莎士比亞一定是文學嗎?如果歷史發生足夠深刻改變,有可能發生一個狀況,「莎士比亞的價值,和時下許多塗鴉之作就無分軒輊」。他這樣說並無任何貶低莎翁之意,而旨在突出文學之為建構物,「不可能無視於前人或後人如何論說而自身即具價值」。「所有的文學都被閱讀它們的社會『改寫』」。


總的來說,文學是語言的藝術,文學是模仿,文學是表現,文學是想像、虛構,文學是美的對象,文學是建構物等,都只是對「文學是甚麼?」這問題的一些常見的答案。沒有一個答案是完整的。我們還可以輕易舉出不同的說法,諸如文學是回憶、文學是苦悶的象徵(日本文藝理論家川白村、中國作家高行健都曾這樣說)等。或者更具體的做法是,打開一本好的文學作品,掏出心靈靜靜看,開卷有益。

延伸閱讀
文聘元,《西方文學》(明窗出版社,2003)
傅道彬、于茀,《文學是什麼?》(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
卡勒著、李平譯,《文學理論》(牛津,1998)
Terry Eagleton著,吳新發譯,《文學理論導讀》(書林,1993)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48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