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花園

  <  返回本欄目錄  <<


文學作家談藝錄──眾聲喧嘩的文學觀(上篇)
-- 《明報》「人文版」17.7.2003
/ 潘國靈 / 21/7/2003

台灣作家朱天文曾說:「寫小說需要客觀和冷靜,但我始終喜歡看人家獨特的眼光,洞察的能力,一種練達的況味,我把這稱作『偏見』。」對於文學的見解亦然。不少作家以自身心路歷程,寫出對文學獨特的眼光,非一般泛泛之論所能及也。以下當然不是所有例子,但肯定是值得一讀的作家談藝錄。

卡爾維諾《未來千年備忘錄》
(社會思想出版社;另有時報出版社的《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版本)
這是意大利作家卡爾維諾1984年應哈佛大學著名的諾頓講座(Norton Lectures)之邀而創作的講演稿,寫好了五篇,還未及宣讀卡氏即撒手人寰,留下了這本「未完成的計劃」。書本叫《未來千年備忘錄》,道出了卡氏對文學的信心,他說:「我對於文學的前途是有信心的,因為我知道世界上存在著只有文學才能以其特殊手段給予我們的感受。」是以命名為「未來千年備忘錄」,文學跨進下一個千禧年,仍不會衰亡。薄薄的書剖析了卡氏對文學創作,特別是小說創作的五項觀念,包括輕逸(lightness)、迅速(quickness)、確切(exactitude)、易見(visibility)、繁複(multiplicity)。

《波赫士談詩論藝》
(時報出版社;簡體版有上海譯文出版社的《博爾赫斯談詩論藝》)
阿根廷最重要的短篇小說家波赫士,如他自述:「大半輩子都花在閱讀、分析、寫作,以及享受上。」由他來談詩論藝自然不可錯過,同樣是應諾頓講座而產生,演講文稿曾散佚多年,在2000年才在美國被重新整理成書。博氏學識淵博,在1967年秋天六場演講中,他縱橫書海與不同文本展開對話,包括荷馬史詩、冰島詩集、可蘭經及聖經、塞萬提斯、莎士比亞、愛倫坡、史蒂文生、喬依斯等,以及自己的作品;其中可見他對詩、隱喻、故事、文字的思考。同樣是應諾頓講座集結而成的藝談錄有安貝托.艾柯(Umberto Eco;名著有《玫瑰的名字》、《傅科擺》等)的《悠遊小說林》,同樣值得一看。

昆德拉《小說的藝術》
(北京三聯出版社;另有牛津大學出版社版本)
「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昆德拉《小說的藝術》令上帝不住發笑,令讀者不住驚嘆。這本書證明昆德拉不僅是一名小說家,還是一名小說理論家。他認為「小說的存在理由是把『生活的世界』置於一個永久的光芒下,並保護我們以對抗『存在的被遺忘』」,小說的精神是複雜性的,並揭示存在的模棱兩可性。由塞萬提斯(《唐吉訶德》作者)說到自己的小說,小書並收入昆德拉關於小說藝術的一個豐富訪談。

《心靈世界──王安憶小說講稿》
(復旦大學出版社;繁體版有印刻出版社的《小說家的十三堂課》)
哈佛有諾頓講座,上海復旦大學也有作家講座。本書是當代中國最優秀的女作家王安憶於復旦大學講課的講稿,從理論和實踐上探討小說的藝術。首章王安憶即為小說下了這個註腳:「小說不是現實,它是個人的心靈世界,這個世界有著另一種規律、原則、起源和歸宿。但是築造心靈世界的材料卻是我們所賴以生存的現實世界。小說的價值是開拓一個人類的神界。」十三章的課,首二章理論分析,中間八章從當代、古典、外國作品切入,後三章帶有總括性質,從創作和鑒賞的角度評述小說的藝術,帶我們遊走人類的神界。

高行健《文學的理由》
(明報出版社)
高行健的談藝錄早有《沒有主義》,這本《文學的理由》為近期之作,出版於高行健獲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收入了他在瑞典學院發表的得獎講辭〈文學的理由〉,劉再復認為集中的《另一種美學》與《文學的理由》,可視為高行健的理論代表作。高行健力主一種冷的文學,就是一種回復本性,超越意識形態,超越國界,超越民族意識,不理市場,對大眾不負什麼義務,自甘寂寞的文學。所以他說:文學只能是個人的聲音。文學是對人的生存困境的普遍關照,沒有禁忌。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671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