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大丈夫》的後九七無能
-- 此文章應香港電評論學會頒獎禮改寫,現將這更新版重新上網
/ 潘國靈 / 24/6/2004

二○○三年,性喜劇題材的電影頗為豐富,作品有《戀上你的床》、《豪情》、《大丈夫》、《Miss杜十娘》、《金雞2》等,其中,論創意破格,首推偷情喜劇《大丈夫》,彭浩翔繼兩年前的《買兇拍人》後,再次顯出把玩類型、炮製黑色幽默兼怪雞荒誕的反斗能力,成為香港商業導演一個不可忽視的新力軍。

而一眾電影中,都不約而同地表現出一份男性危機感和無力感,這種時不我與、風光不再的男性窘境,相對的是女性的強勢(但不一定是女性意識),這種女強男弱型的新性關係,近年自《絕世好Bra》後漸成風潮。《大丈夫》四個男人肯定是弱勢男人,在十四小時偷食追捕過程中,其中三人不斷懷緬的卻是五年前的風光,另一個少年(賈宗超)就根本未見識過所謂的黃金年代。電影時空設在2002年8月16日,與九叔(梁家輝)上次「一起風月的日子」,正好在五年前,即於九七年告終。這樣的一套小品,竟也像《無間道II》一樣扯上了九七,不過《無間道II》隨九七告別的是整個倪氏家族,而《大丈夫》則是杜老誌,一樣見證過香港歌舞昇平的歲月(當然前者富史詩式的磅礡,後者則只是措題發揮)。在這樣的格局下,四個落難男人的窘境,個人之外便也是時勢所然。如此暗嘲時局,與《買兇拍人》揶揄失業殺手與待業影人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今次嘲諷對象更一網打盡,由商家佬、醫生、爛仔到青頭仔,涵蓋\老中青不同階層,商業味更重。

彭浩翔說在《大丈夫》裡玩「類型重疊」,也就是以江湖片的正輕拍法來拍一齣性喜劇,以悲壯的格局承托小男人的偷歡,江湖大佬原來是小男人滾友,敵我追捕不過是夫妻鬥法,類型的「錯摸」本身已帶來一種特別的喜劇感,亦加強了對男人反諷調侃的效果(最大任務不過是走私召妓,如此「卑微」任務最後竟也淪為Mission Impossible)。尤其是曾志偉扮演的郭天佑,電影多處玩《無間道》場面,由曾志偉做回曾志偉(譬如與幾個靚妹講數推飯盒一場),卻是此大佬不如彼大佬,黑色幽默感特強。電影用上《大丈夫》一曲亦屬反諷,原曲曾用作宣傳除暴安良的警察,現在給幾個大滾友用以壯膽,另一首《書劍恩仇錄》亦收同樣效果,越悲壯越乖張。

以戲論戲,《大丈夫》其實拍得相當流暢,將江湖片慣有的逼供、追捕、講數、反目、捨身成仁、臥底等元素放於這齣性喜劇,導演彭浩翔的確有幾分鬼才,其中以攝影機鬥滅火筒摸擬槍戰的一段(令人想起《買兇拍人》中葛民輝將錄影機當槍枝把玩的場面甚或《殺人3部曲》的結他槍盒),特別有cult片諧仿(parody)的味道。不過相較起來,我還是較欣賞《買兇拍人》的偏鋒和創意。

要挑剔的話,則在於意識形態上。此片雖宣傳是「一部為女人而拍的男人電影」,但其實片中女性都是非常典型的刻板形象──太太團、手袋黨、迷信一族(她們中途折返的原因就是出於迷信),最後毛舜筠以手機給丈夫暗傳速逃警告,正是女人為保婚姻寧願隻眼開隻眼閉的做法,意識其實有點保守;而且電影「焗」我們同情男人慘況,不正在說「嫖滾有理」嗎?《大丈夫》其實還是男性觀點出發的。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48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