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作品 -- 愛琉璃

書名:愛琉璃Lovepieces
作者:潘國靈
出版:香港kubrick(2007)

琉璃散落一地,有人執拾碎片,化成囈語,化成故事,化成論述,化成詩,明知玫瑰有刺、罌粟有毒、蝴蝶撲不過天涯,潘國靈以愛情熬煉文字,演練出一本無從定性、集理智與感情於一身的「愛情文本」,是為《愛琉璃》。事先叮囑,潘國靈的文學書寫,你要小心把嚐,他就是喜歡把你拉進深淵,並非立心不良,只是以毒攻毒,沉到底沉到底就獲得救贖。

幾乎忘記蔗是可以咬的
幾乎忘記床是可以睡的
幾乎忘記天上的星星、雲朵、月亮
更莫說棲身其上的嫦娥與蟾蜍

幾乎忘記麥芽有糖
花生有米雞仔有餅

幾乎忘記昨日的臉
幾乎忘記生活是可以懶的
幾乎忘記了笑、痛、愛、恨
也幾乎忘記了你

由作者成為作家
那麼多年了,我相信是適當時候用作家的身分去審視潘國靈的一筆一墨。我把作者與作家對舉,旨在說明前者即或可以身兼多職,又或是年年出版著作,但往往仍羈困在功能性的窠臼,即把作者某方面的「專業」角色不斷經營下去。相對於後者,作品編排則反而更傾向接近寫作人自身的喜好,回歸一個以「作家」為本出發的產物。
此所以《愛琉璃》有異於潘國靈過去任何一本文學作品──那管是小說《病忘書》、《失樂園》又或是雜文《你看我看你》,它本身的混雜性更廣,文類上的界限更一早拋諸腦後。當然可以對愛情的跌宕作為全書的詠嘆基調,但我寧願從書名中取其「琉璃」反照之意:那本來就是潘國靈在這一個階段中,由情愛作主導所延伸出來的綜合性書寫結果,最晶瑩剔透的光影迴環,自然就是作家自身的造像。我認為全書最重要的就是微觀書寫的角度──即若以香港電影又或是藝術作品為題(部分甚有西西《剪貼冊》之風),他強調的仍屬從細節出發的閱讀;而回到創作謀篇上,透過微物政治的佈弄(代表作一定是〈距離〉),完成了此時此刻的心靈表白。
--湯禎兆,《字花》書展號外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4049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