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的映畫世界》

出版:天津百花文藝(2005)
內地簡體字版

在王家衛的電影中,有旗袍、上海話、板間房、香港的六十年代、原子粒收音機、爵士樂、金雀餐廳……。記憶的印記未必以具體事件重演,而可能是一種氛圍,一種情緒。美國《時代週刊》影評人理查.考利斯 (Richard Corliss) 說王家衛是「世界上最浪漫的電影人」,我不知道此話是否過譽,但我懷疑每一個浪漫主義者,骨子裡都是記憶的囚徒。

上海是王家衛出生的根,據報章說在《2046》公映前,王家衛寫了一首給上海的詩:「非常榮幸我是在上海出生 / 所以說這裡是我的老家 / 在我的記憶裡上海有很多美麗的過去……。」記憶與過去一再出現。說起來,《王家衛的映畫世界》一書簡體字版在內地出版,也可說是回返老家,而且還穿上新衣裳,由陸智昌重新設計,希望這個出自一班香港影評人的心血結晶,能夠更廣泛地在國內流傳,讓我們在原書中強調的「以香港觀點出發」構想,放在更廣闊的座標上,得到更多對眼睛檢視,甚至挑戰。

  • Facebook 潘國靈書頁
  • 潘國靈@YouTube

© 2020 透過 wix.com 平台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