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站台

一切由文字開始

我的第十七本書:事到如今

在教學之餘,2013至2017年間,創作力算是旺盛,書一本一本的出版,然後,2017年《消失物誌》後戛然中斷,其實這說來不算甚麼,創作不爭朝夕,沉澱有時,爆發有時。只是生命隨後戛然頓挫,又時逢亂世,抗爭接著抗疫,在沉鬱之時,不言救贖,還是寫作和閱讀予我憑依,讓我在幽谷中爬行時,探進了人性的深刻處。所以說,在藝術中,沒有東西是「負面」的,只在於你能否直面、轉化、承受。

期間又寫好、編好了三本個人著作,因時勢之難而有所耽擱,一本是較公共性的香港之書,一本是短篇小說集,還有一本是散文集,書本自有命運,像等待揭曉般(當然只有自己一人好奇),哪本將會是我第十七本書。在寫作上我一點不急,只是「十七」這數字於我還是有點像迷,或者想起,一種叫「十七年蟬」的昆蟲。

近日塵埃落定。我個人的第十七本書(不計編著及內地版那些),將會是一本叫《事到如今——從千禧年到反送中》的書。「事到如今」這名字是我改的(想來好像所有個人著作的名字皆是),如我的姓氏“Pun”意解雙關語,「事到如今」亦然——此書從過去言說社會事件至今,也是,事到如今,莫奈何,一聲喟嘆,我們還可怎麼了。

社會受疫情影響,出版亦艱難,首回出書,要以「早鳥」來籌募資金開印,十二月七日至三十一日早鳥訂講,明年二月初出版。過程中也嘗試了不少東西,包括如何以別於傳統的方式推廣,當然,也得力於背後出心出力的人。未能一一說出,但放在心。

首個書的活動:「事先張揚的說書事件」,在移師網上的九龍城書節,在十二月七日(晚上七時)將有一場近一小時與序言書室負責人李達寧的對談,是次對談談得深入,有興趣還請留意及收看 >>

另外亦由紙本書延伸至網上,編輯開設了IG和臉書專頁。前者於我有隔,後者自己倒會參與,臉書叫「回放香港 20」,擇日十二月四日開啟,跟大家一點一滴,回放香港過去二十年來的一些社會事件,當然也包括一點書訊。有興趣請追蹤 >> 

潘國靈

2020.12.4